黄版app在线下载安装

黄版app在线下载安装

话说陶云东和方玉海在为逃避追兵躲入五龙山,虽得以保了命却也被困山中,因为山下每日都有数股贼军巡逻队游弋,更不提那些山下村民百姓了,几乎都是贼军眼线,发现有可疑人立刻就会通风报信。

“这些百姓也忒是可恨了!竟与贼同流合污,这他么的是通贼”陈所乐忍不住骂道。

常宇苦笑摇头。

陶云东长叹口气:“诸位发现这边的老百姓与对岸有何不同没?”

“有何不同?对岸的老百姓不通贼”陈所乐哼了一声,常宇又摇头,长呼口气:“这边的老百姓还有口饭吃,对岸的在啃草根”众人愕然无语,仔细一想还真是的,他们一路走来百姓虽也贫困,但还有家有院有吃的,可对岸呢?年初贼军东征渡黄河东去战火连天加上天灾早就弄的民不聊生,而这边呢,李自成化地自治,对治下百姓免赋税,又无战火之患,百姓得以休养生息,简言之就是自己家里照顾的好好的,跑别人地里祸害了,这一增一减,高下立判,黄河西岸的老百姓虽也苦也有天灾,但还能安居还有口饭吃,可对岸呢,饿殍遍地民不聊生,据说前几个月有很多老百姓渡河西去逃荒……

老百姓不管谁坐天下,只管着有没有饭吃,谁给饭吃。

这边的老百姓有饭吃就觉得贼军好呀,你看对面朝廷的地盘那些老百姓都快要饿死了!这一对比就觉得闯王更好了。

所以他们就觉得贼军比官兵好,大顺国比大明国好。

所以这边的老百姓都很亲近贼军,对官兵有敌意和排斥之心,用常宇的话来说,民皆贼!

是不是觉得,和咱们党某个时期特别特别的像啊,那时候某某根据地不就是在李自成现在地盘么,发动治下民反间谍反渗入,且老百姓对这种事的积极性也特别高。

却也给官兵的探子造成了很大的麻烦。

因为大雪封山老百姓最多也就在山脚砍柴很少入深山的,便是连猎户都少来,贼军探马没事更不会入这深山老林溜达,这让陶云东和方玉海得以保了性命,却也渐渐有些大意,白天生了火虽然加以掩饰,却好巧不巧被吕大虎发现了。

嫩白如玉mm洗澡前的调皮一幕

幸好碰到的是自己人,否则定然没了性命。

却也幸好大意了一下才能碰到自己人,或者何去何从还不知道怎么办,且两人已断粮数日,靠山中捕猎度日苟延残喘。

两人经历之艰苦令众人咂舌,做探子就是行走在刀尖上,危险随时随地,衣食住行都异常的艰苦,这些常宇感同身受,但更关注的还是有关敌军部署的情报。

据陶云东两人所探,蒲城至少有数千之众,当然一个小小县城不可能陈兵如此之多,而是加上城外的兵营:“此去正南十里有个五虎山,贼军那里有个军营,吾等难以靠近刺探,但从其他渠道得知至少两三千人,加上城中的,蒲城驻兵少则五千!”

“所谓的其他渠道是否可靠?”况韧提出质疑,陶云东微微摇头:“根据周边村民所见进而做出的推断”。

刺探情报有很多种法子,但主要的就三种,第一在对方军方有人或者设法靠近进而套话,第二则是靠近军营观察,第三则是从军营所在周边的村里百姓那打探,比如最近进出的兵马,粮车数量等等来判断。

当然了在这个民皆贼的环境下,如若直接向老百姓打探那无疑取死,要旁敲侧击,比如,我前几天见数千兵马从某某村过去……必有人搭话,陶云东是资深探子,深谙其道便给众人科普了些刺探小技巧,众人听的认真。

怪不得这周边如此严密,往东就是卧虎山军营,往西是蒲城,为免官兵探子渗入,贼军确实下了功夫。

“我怀疑,大荔亦有重兵驻防!奈何根本过不去,不让过境”陶云东皱着眉头说道。大荔是同州府治所所在,隔河对面就是蒲州(永济)官兵若从蒲州渡河大荔便是首当其冲!

大荔在蒲城东南相隔百余里。

“不让过境什么意思?”常宇皱眉。

“您看这个”陶云东从他的布袋里翻出一物,常宇接过是一张桑皮纸,上边写着‘照身帖’以及陶云东在城里居住所在地,几口人从事什么职业,上边还盖了伪知县的印,这他么的是身份证啊和鬼子时期的良民证也没啥差别。

“城中百姓人手一个,进出靠这个,否则说破天你也别想进出搞不好就还会被当做官兵探子捉了……”陶云东的话让常宇一众人目瞪口呆。

“城外百姓可有这个?”

陶云东摇头:“近城的几个村子有,余下好像只有村里的里长里正有……吾曾持这玩意想去大荔那边,结果半路就被拦了,说是在那边不管用,想入境要去要么写条子才才行,要注明去往何处,探亲还是访友,亲友叫什么等等……若无这些入境则会被当做官兵探子盘查……”

竟这么严!

“不过也没必要冒这个险去往大荔刺探”常宇听了轻摇头:“无论观中平原是否贼军的主防线,大荔和蒲州隔河对峙必有重兵防守的!”众人点头赞同。

常宇却又陷入了深思,此时手头掌握的情报,黄河沿岸东北角的韩城有兵千余,郃阳三千以上,澄城县数百,白水不详,但蒲城至少五千有余,和蒲州隔河对峙的大荔不言而喻,这方圆百里之内,至少有上万兵马,而南线紧邻华山渭水的潼关,华州,渭南等地,尚且不知,但那边地势险峻,易守难攻,兵力多少都是次要。

如今的李自成还有多少兵马?

东征时牛逼哄哄号称百万,实则就六万精锐,余下都是裹挟的炮灰,结果在太原被常宇一顿暴揍在保定府被按在地上摩擦,后有被高杰三人一路啃,过河时也不过四五万,甚至只余三四万。

当然其麾下并不只有这些,其东征时在西安留田见秀及一部兵马守老窝,这支兵马数量不详,但姑且算万余其现在在西安的兵力也最多五万!

其他地方自然还有,但他地盘也大啊,榆林,固阳,银川,兰州,延安那些地方也得驻防,襄阳,荆州也有不少兵马,但左良玉已经开始动手了,不从西安要兵马协助都不错了。

就这五万兵马,想挡我脚步,李自成你想的美啊。

当然李岩也知道李自成的本事,蛊惑的本事!辖内老百姓随时都能变成兵!

五万兵马,至少两万来驻防西安,潼关这个兵家必争之地五千到万余是跑不掉的,大荔首当其冲,也得上万!剩下一万五就分在关中平原的各处。

如今各地兵马部署知道了个大概,可还是无法知晓哪里是主防线!

But!

常宇觉得不重要了!

因为他此时已有了最佳的作战方案,无论贼军主防线放在哪里都一样了!

眼下他就要返回蒲州和李岩商议这事!

只是,现在……有些身不由己了,你以为这里是游乐场啊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?

周边不光有驻兵,还有来往不息贼军巡逻队,更有专门追踪而来捕杀他们的探子,更有民皆兵的眼线,可能刚下山就被发现了踪迹,往哪儿跑?

到处围追堵截跑是跑不掉,藏入这山中?

没人知道的时候倒可藏一段时日,若知道这里边藏着那几个一路杀进来的官兵探子,贼军一入山往那藏?

Previous Article